欢迎访问青海公司律师网,我们有专业律师团队为您服务! 服务热线:0971-6253773 / 18997176807
青海致琨律师事务所
您的位置:首页 > 合同务实

解百纳商标案

青海公司律师网  发布于:  2011-12-12 13:24:40    浏览:3116 次

""

  酣战长达8年之久的中国葡萄酒知识产权第一案,终于有了一审结果。1月26日,张裕A(000869.SZ)公告称,去年底,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关于“解百纳”商标争议的裁定书,并要求其重新作出裁定。

  同时,中粮酒业有限公司、中粮长城葡萄酒(烟台)有限公司和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对判决结果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1月26日,张裕股份总经理周洪江在人民大会堂宣布:就解百纳商标案,张裕作为第三人应诉。

谁动了我的解百纳?


  2009年12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纸认定主要证据不足的判决书,把“解百纳”商标纠纷打回了原点。这场旷日持久的商标争夺战几经曲折,案情也异常曲折,从“解百纳”提出商标注册申请并被予以注册、被撤销注册,到复审之后维持注册,再到法院起诉并因此法院判决要求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裁定,除了张裕和十几家葡萄酒企业,食品行业协会、酿酒工业协会、农艺协会、一些专业团体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都纠结其中。

  事情起因在9年前。2001年5月,烟台张裕集团有限公司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解百纳”商标的注册申请,在法定异议期内无人提出异议,商标局于2002年4月予以核准注册,指定保护商品包括葡萄酒、白兰地、烧酒等。

  这一举动遭到业内企业联合反对,2002年6月,威龙、长城等葡萄酒企业联合向商评委提交撤销注册申请书,理由是“解百纳”是红葡萄酒的原料品种的名称。1个月后,国家商标局即撤销了该注册商标,张裕不服,从此该案进入了漫长的行政复审。

  就在张裕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请求的同时,长城等公司提出的争议申请也在评审委员会审理之中。2008年5月26日,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经过反复论证与多轮评审之后,驳回了长城等公司的请求,“解百纳”商标所有权又判给张裕。

  2008年6月,中粮长城、王朝、威龙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商评委裁定不公。直到2009年12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商评委需就“解百纳”商标争议重新裁定,“解百纳”商标争议重新回到7年前的起跑线。

谁的解百纳,陷入新一轮取证,战争逐步升级。


  双方争执的核心是:解百纳是通用名称还是商标退化?如果是通用名称,张裕公司就不能用此名称申请注册商标;如果是商标退化,张裕公司就可以申请注册商标。

  长城、王朝等原告认为,“解百纳”一词是由法文“Cabernet”翻译而来,系产于法国南部的一种酿酒葡萄品种的名称,已成为葡萄酒产品的通用名称。张裕公司将“解百纳”注册成商标,等于将公共资源据为己有。

  张裕公司则认为,此解百纳非彼解百纳。1931年,张裕公司在烟台的葡萄园经过多年嫁接改良,培育出一个后来被国际上广泛认可的由中国人培育的酿酒葡萄品种—蛇龙珠,张裕以蛇龙珠作为主要酿酒原料,调配赤霞珠等葡萄品种,酿造出一种全新口味的干红,1934年,当时兼任张裕经理的中国银行行长徐望之先生请来一帮文人墨客,聚首烟台国际俱乐部,为这种干红研究命名,徐望之从张裕创始人张弼士倡导的“中西融合”、“携海纳百川”的经营理念得到灵感,将这种高档葡萄酒命名为“解百纳干红”,并于1937年注册了商标,至今已有70多年的历史了。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冯启告诉时代转摘于中国葡萄酒信息网周报记者,从法理上来说,国家始终没有否定1949年以前的商标法等,但当年的商标对现在的判决只有参照意义,历史遗留问题要参照国家新出台的标准解释,商标是否获得批准,要看是否能给整个行业带来保护和正面的价值分享。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玉成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年注册的商标历史久远,已经提供不了真正的法理依据,关键还是看现在注册的是否有效。如果判定有效,其他企业必须经过张裕的授权才可以使用解百纳。

无法停止的官司


  冯启表示,尽管目前解百纳在中国酒业市场上只有30亿元的市场容量,但今后高端红酒将占总量50%,成为支撑葡萄酒业的主导力量,加上葡萄酒在整个酒业市场上的份额越来越大,预示着解百纳广阔的市场前景。

  中粮整合了沙城、华夏、烟台三家企业后,干酒的销量实际上在2006年就已经超过了张裕葡萄酒的销量,张裕行业老大的位置岌岌可危,因此解百纳对张裕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是张裕精心打造的爱菲堡酒庄、凯利酒庄、黄金冰谷酒庄、卡斯特酒庄等概念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承载销售规模和利润的较快增长,在2007年的销量中,张裕解百纳和卡斯特酒庄的销量分别贡献了42%和14%,利润分别为44%和17%,解百纳是张裕的核心销量和利润支点。

  而中粮始料未及的是,尽管在解百纳市场张裕有标无实,而且面临被再次驳回的局面,但连年不断的官司却让张裕解百纳名声大噪,张裕的解百纳系列在市场上也取得了飞跃式的增长速度,而在媒体报道中,张裕解百纳也成了血统最纯正的高端葡萄酒代名词。虽然解百纳系列在长城产品销售体系中只占小部分,但是一位中粮酒业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粮“很紧张商标案的结果”。

  对王朝而言,解百纳更是不能输的官司。由于合作以及渠道方面的失误,“三分天下”变为长城和张裕的“双雄争霸”,王朝如果失去解百纳,无疑是雪上加霜。

急需建立行业标准


  那么,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将何时收场?解百纳最终花落谁家?

  按照长城、王朝的上诉要求,限期商评委在60日内就解百纳商标争议重新作出裁定。1月中旬,北京市高院也受理了该诉状,将择日再审。

  张裕总经理周洪江称,在法院判决和商评委重新裁定之前,张裕仍然拥有“解百纳”的商标专用权,“我们在保持主权不让的前提下,有缓和和调解的姿态。”周洪江说,张裕从来不把对抗作为第一选择。早在2008年商标重归张裕时,周曾表态,愿意无偿授权“解百纳”商标给其他葡萄酒企业使用。

  但至今为止,没有一家起诉的企业愿意接受和张裕的调解。

  至于商评委60日的大限,业内人士分析称,其实也很难做到。毕竟商评委曾在2008年将“解百纳”裁决归张裕,如果这次作出相反的裁定,岂不是自扇耳光?

  既然商评委难以决断,那么身为执法部门的高院是否将依据身为行政部门的工商总局的结论作为重要判案依据?尚留悬念。

  一面是无休止的官司,一面是解百纳市场鱼目混珠的局面。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全国99%以上的葡萄酒厂都生产“解百纳”,林林总总达30多种,其中既有张裕300-500元的解百纳,亦有十几元的杂牌解百纳,葡萄酒行业三分之一的销量靠“解百纳”贡献,争夺背后,其实是高达30亿元的市场容量。

  但价格不等,原料鱼龙混杂,品质参差不齐,没有统一标准,使得有着国外血统和优良工艺、用最优质的葡萄酿造,已经被沉淀为高端、年份葡萄酒的解百纳,渐渐失去高端品牌形象。

  冯启表示,对整个行业而言,最好的方式是停止无休止的官司,共同商量出解百纳的生产标准,如规定好原料的品种和产地(比如只能产自烟台的或者经权威组织认证过的葡萄),用什么样的瓶子和木塞、保存年限,只有符合以上所有标准酿造的才能称之为解百纳。

  “比如马爹利,只有产自干邑的才叫马爹利,马爹利也从不在除干邑以外的任何地方加工生产,以此保持了马爹利纯正的血统。只有几家大企业联合起来,制定解百纳工艺标准,并报国家审批通过后强制推行,才能解决目前这种混乱的局面。”冯启说。

2019狗年全年六开奖结结